<span id="pdsjt"></span>
      1. <sup id="pdsjt"><big id="pdsjt"><mark id="pdsjt"></mark></big></sup>
      2. <ins id="pdsjt"></ins>

        文旅,讓東北經濟“活”了?

        邁點網 · 于波 · 2024-02-28 08:47:22

        打開微信“掃一掃”,打開網頁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在經濟發展這件事上,我們都誤會東北了。

          在經濟發展這件事上,我們都誤解東北了。

          

        01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剛剛過去的這個春節,當返鄉的鐘聲敲響,東北,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很多東北人感嘆道,家鄉,又空了。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在經濟發達的東部沿海城市,隨處可見操著一口地道家鄉口音的東北人。在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四十余年里,“逃離”東北,成為了一股風潮。

          只是,沒有人愿意背井離鄉,唯一的理由,是為了生計。在2023年全國各省份的GDP排名中,除了遼寧排在第16位,算是中規中矩以外,黑龍江、吉林僅排在第25位和第26位,僅高于西藏、青海等位置偏遠、交通不便的中西部地區。中誠信國際在其研報中這樣形容東北經濟:“東北地區已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洼地’,經濟增長勢頭甚至已落后于西部地區”。

          曾幾何時,東北,是中國版圖中一顆璀璨的明珠,更是被譽為“共和國長子”。從鋼鐵、到飛機、再到汽車,東北高度發達的重工業,為共和國成立之初的國防建設和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甚至于,1952-1960年間,東北GDP占全國的比重從12.36%一路提升至19.14%。彼時的一汽、鞍鋼、大慶油田之于國人的意義,就猶如今日的BAT。

        圖片

          但改革開放的到來,卻成為東北經濟由盛轉衰的拐點。個中緣由,專家學者普遍將其歸咎于東北的體制機制落后、營商環境不佳、產業轉型緩慢、創新能力不足等,但站在經濟學的角度上,卻也不盡然。

          在計劃經濟時期,為了縮小地區差異、實現“共同富?!?,我國效仿蘇聯,實行了“均衡發展戰略”,用大白話講,就是“大鍋飯”,東北憑借其自然資源優勢以及雄厚的重工業基礎,迅速脫穎而出。

          但“均衡發展戰略”的實施,卻是以犧牲全國整體經濟效益為代價。畢竟,不同地區的區位、資源、技術、勞動力、教育等因素不盡相同,這意味著同樣的產業,在不同地區的投資回報率具有顯著差異。

          因此,在改革開放以后,我國開始實行“非均衡發展戰略”,即市場經濟體制。用小平同志的話講,就是要打破平均主義,打破“大鍋飯”,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以帶動和幫助落后的地區,繼而實現共同富裕。

          自此,我國在政策上開始向區位優勢更加顯著且具有一定經濟基礎的東部沿海城市傾斜?!傲灏l展規劃”指出,“對于沿海地區,要積極利用沿海地區的現有經濟基礎,充分發揮它們的特長,帶動內地經濟進一步發展。對于內陸地區,要加快能源、交通和原材料工業建設,支援沿海地區經濟的發展”。

          隨后,廣東、福建獲得了黨中央“特殊政策、靈活措施”的政策扶持,設立了深圳、珠海、廈門、汕頭、海南5個實行特殊經濟政策和特殊管理體制的經濟特區,并進一步開放了天津、上海、大連等14個沿海開放港口城市。

          時至今日,市場經濟下“非均衡發展戰略”的實施,讓中國一舉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老百姓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政策和資源的“傾斜”,也導致了區域經濟發展的失衡。而東北沒落的原因,恐怕更多在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那句坊間流傳的“投資不過山海關”,更是有失偏頗。

          

        02 千金散盡還復來

          不過,區域經濟發展的失衡,卻并非政府的本意。實行“非均衡發展戰略”的終極目標,是為了實現“共同富?!?,正如前文中提及的小平同志的講話。那么,“非均衡發展戰略”如何引領中國走向“共同富?!?答案就在于文旅產業。

          改革開放的前四十年,政策、資源的“傾斜”,在讓東部沿海地區創造了巨大財富的同時,也一定程度上也犧牲了其原生態的鄉土氣息。而鋼筋水泥堆砌的繁華都市、疲于奔命的生活狀態,已經讓腰包漸鼓的國人感到厭倦,他們渴望返璞歸真,回歸大自然的懷抱,感受自由的氣息。

          而東北,因為經濟發展的停滯,那些原生態的自然資源以及民俗文化反而得以保留。例如雄偉壯闊、山巒疊嶂的大興安嶺,森林密布、物產豐富的東北平原等。甚至于,當驅車于東北的鄉間小道時,還能夠與東北虎來一場“偶遇”。雖然這令人膽戰心驚,但恰是東北“原生態”的直觀體現。

        圖片

          站在經濟學的角度上,當經濟欠發達地區這種原生態且充滿地域風情的旅游資源能夠吸引經濟發達地區居民的出游興趣時,發達地區的財富就會以旅游消費、投資等形式轉移到欠發達地區,形成欠發達地區的“經濟注入”,并為當地主導產業的發展積累資本、人才等必要的生產要素,從而推動當地的經濟發展。

          也就是說,借助文旅產業,先富起來的東部沿海地區的財富可以回流到東北乃至西藏、新疆等經濟欠發達地區,繼而逐步縮小不同地區的貧富差距,實現共同富裕。據美團研究院數據顯示,黑龍江在2023年冰雪季中,外地游客消費占比高達84.4%,財富回流的趨勢已經愈發顯著。

          當東北的老百姓愈發富足之時,又能夠帶動當地商業乃至地產的發展,吸引人口回流,繼而盤活當地經濟。而經濟的活躍,不僅會吸引東部沿海地區的資本方前來投資興業,也會讓地方財政獲得更多的稅收,繼而“反哺”教育、醫療、交通等民生基礎設施,實現經濟發展的正循環。

          更為重要的是,與科技金融、高端制造等高度依賴高端人才的產業不同,文旅產業對于從業者的學歷要求相對較低,而且可以帶動當地的交通、住宿、餐飲、購物、娛樂等多個領域的共同發展,創造大量的就業崗位。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吉林和遼寧均實現了近十幾年來的首次人口凈流入,因為當地文旅產業的崛起,越來越多的東北人選擇回鄉創業。

          在“十四五”發展規劃關于“推動東北振興取得新突破”的表述中,黨中央也明確指出了要“大力發展寒地冰雪、生態旅游等特色產業,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冰雪旅游帶”。與此同時,東三省,也紛紛將文旅產業的發展,視為經濟發展的核心動能之一。

          當然,文旅產業競爭激烈,在幅員遼闊的神州大地上,坐擁優質旅游資源稟賦的區域比比皆是,想要脫穎而出,甚至成為地方經濟支柱,談何容易?尤其是在“自媒體時代”,傳統的“王婆賣瓜、自賣自夸”的營銷模式已經走不通了,那些主要依靠“嘴上功夫”、被游客吐槽而不自省的旅游目的地,正逐步被游客拋棄。發展文旅產業,需要的是治理思維和經營思路的轉變,更要深諳其背后的經濟學意義。

          

        03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進入2023年以來,東北的文旅產業悄然崛起,并在2024年初掀起了一輪驚濤駭浪。以剛剛過去的春節假期為例,官方數據顯示,黑龍江、吉林、遼寧的游客接待量較2019年同期增長85.05%、39.43%、79.39%,旅游總收入較2019年同期增長85.90%、40.43%、49.37%。

          而東北文旅產業的崛起,更是讓東北對于2024年的經濟發展,充滿信心。在招商銀行一份對2024年各省GDP目標增速的研報中指出,“東三省近年來首次全部脫離了增速尾部區域,均位列中高區域,體現了地方政府對區域發展的信心”。官方數據顯示,黑龍江、吉林、遼寧在2024年GDP的目標增速分別為5.5%左右、6%左右和5.5%左右。

          那么,為何是東北文旅產業率先跑出了“加速度”?看看東北的相關主管部門長期以來的一系列操作,這絕非偶然。

          過去四十年,東部沿海地區經濟的蓬勃發展,并未讓東北“眼紅”,其一直在竭力保護自身的生態環境與自然資源,并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一個細節是,在近些年中國光伏產業蓬勃發展之際,像內蒙古、新疆等經濟欠發達地區,紛紛引入了像硅料等高耗能、高污染的制造業項目,并紛紛給予土地、電費等優惠政策,但東北卻不為所動。

          沒有盲目追逐“風口”的東北,則在悄然布局冰雪產業。像冬天爆火的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誕生于1999年,迄今為止已經舉辦了25屆。即使是在游客稀少的歲月里,哈爾濱也依舊在堅持。那些巧奪天工的冰雕藝術,正是源自于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積累。

          在此期間,東北在冰雪旅游產品的供給上,也在隨著市場需求的變化不斷迭代升級。例如,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從最初以觀光為主的冰雕,又加入了冰上滑梯、冰上自行車等冰雪游樂設施,甚至還引入了high爆全場的雪地蹦迪,產品業態不斷豐富。

        圖片

          站在旅游經濟學的角度上,凡是能夠吸引游客,可以為旅游業開發利用并產生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的所有事物和因素,皆可稱之為旅游資源。除了冰雪資源以外,東北的餐飲、娛樂等旅游資源同樣不遑多讓,例如別具一格的東北菜、讓人欲飄欲仙的洗浴文化等。甚至于,東北人那與生俱來的幽默感,也成為了一種獨特的旅游資源。

          當然,只有優質的旅游資源稟賦,并不能代表著能夠轉化成經濟效益,倘若配套設施、服務意識跟不上,那“潑天的富貴”就會演變成“潑天的負擔”,這一點,東北頗為清醒。

          在“無人問津”的歲月里,東北悄然開啟了基礎設施的建設,以長白山為例,交通方面,長白山機場進行了改擴建,并修建了沈佳高鐵白敦段以及沈白高鐵;住宿方面,引入魯能集團、萬達集團共建冰雪小鎮,上市企業長白山斥巨資興建溫泉酒店等。

          而在“潑天的富貴”來臨時,東北的政府主管部門,也加大了對于酒店、餐飲、娛樂等的市場監管,塑造了正向的文旅品牌口碑。坊間甚至傳言,文旅局、商家更是每天盯著游客在自媒體平臺上的留言,出現問題立刻解決,游客需求快速響應。例如,哈爾濱索菲亞教堂上空的明月,被做成各種造型的凍梨擺盤等。

          不僅僅是政府部門,就連東北的普通群眾,也在積極維護文旅口碑,例如一度登上熱搜的“68元鍋包肉事件”的餐館,不僅被本地人罵了個體無完膚,而且店鋪直接關門大吉。

          東北的“用心”,也讓眾多游客在離別之際流下了不舍的淚水,并相約來年再相見,這與那些讓游客欲哭無淚的旅游目的地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顯然,經濟落后的東北,并非不懂經濟,在文旅產業上的厚積薄發,顯示出其對于中國經濟發展“脈搏”了然于胸。否則,在冬天,東北就不會在賺到錢的同時,還賺到了好口碑。這也側面說明了,為何曾經的東北工業能夠位居亞洲第一,為何東北誕生了共和國那么的“第一”。

          

        04 結語

          當需要為國家的經濟發展做出“犧牲”時,東北任勞任怨,毫無怨言,用在外打拼的東北人的話講,在哪里都是建設祖國;而當文旅產業的“風口”到來之際,東北也當仁不讓,為身心疲憊的國人,送去心靈與情感的慰藉。這,就是“共和國長子”的擔當。


        0

        評論(0)

        郵件訂閱 吐槽
        返回頂部
        最新一期黄色视频网址,日韩做受视频在线观看,中国一级A片按摩系列,91不卡无码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