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dsjt"></span>
      1. <sup id="pdsjt"><big id="pdsjt"><mark id="pdsjt"></mark></big></sup>
      2. <ins id="pdsjt"></ins>

        魏小安|緬懷劉毅先生

        日月星光旅訊傳媒 · 日月星光旅訊傳媒 專欄 · 2024-05-09 15:05:42

        打開微信“掃一掃”,打開網頁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以人物記錄時代《風云錄》

        以人物記錄時代《風云錄》

        wps_doc_0.jpeg

        緬懷劉毅先生

        2024年4月29日中午12點20分,劉毅先生走了,享年94歲,按說也是高壽了,用老話說是仙逝,駕鶴西歸。28號上午剛剛去北京醫院看過老爺子,看到狀態還不錯,雖然處于昏迷狀態,但是有人來,尚有反應,以為能夠扛過來。沒想到29號就走了,心里沉重。好在沒有受多大罪,也是他始終堅持安寧療護原則,能夠善終。

        劉毅先生何許人也?1977年到1982年任商業部副部長,1982年到1988年任商業部部長,1988年到1995年任國家旅游局局長,之后是退居二線,當全國政協常委。1995年到現在將近30年,連國家旅游局都沒有了,知道劉部長或者劉局長的人更少了。然而,在國家旅游局局長任上,8年時間,第一是應對困難,一是國際封鎖,全面突破;二是旅游轉型,強化產業。第二是奠定基礎,一是市場基礎,二是行業管理基礎。第三是開拓新局,一系列新事情,一個一個突破,形成新局面。這個過程,我們都是親歷者,感同身受,深知當年的艱難。工作性的評價,不想多說,只是感覺作為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有趣之人,給我們的影響。

        wps_doc_2.jpeg


        能識人敢用人會用人

        劉局長力排眾議,提拔了一批年輕人,都放在關鍵崗位。楊柳蔭是最早的一個,當司長時33歲,邱毅勇36歲,我39歲。副司長和處長也自然是年輕人跟著起來。這使得國家旅游局面貌一新,工作開拓之風大盛,這個風氣形成了,歪風邪氣自然起不來。我在國家旅游局,四個年頭,副處長、處長、副司長、司長,幾乎是一年一個臺階,比我年輕幾歲的也是如此。后來遇到商業部的人,也是劉部長的老部下,說他當年提拔副部長,最年輕的40歲。又一次一位同仁說,劉局長從來不表揚人,我跟了一句,劉局長的表揚體現在安排上。這么一批有經驗也還算年輕的干部挑大梁,精神狀態不同,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局面大是不同。我們做事情,劉局長從來放手,差不多的時候就把事情提起來,在行業里推行。如果走了彎路,自己也就收了。但是,每逢大事,劉局長就不客氣了,一定要把關,甚至摳到每一個細節。我們對他的稱呼,工作中稱劉局長,退休后稱老爺子,現在可以換一個鄭重一點的稱呼,劉毅先生。

        wps_doc_3.jpeg

        · 九十年代初國家旅游局劉毅局長(左三)、魏小安司長(右二)、廣東省旅游局黃繼局長(右四)和同事們在廣東考察期間留影

        戰略膽識
        我是1988年11月到國家旅游局,之前在中國社會科學院財貿所做研究,跟著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孫尚清先生做課題,這個課題是谷牧副總理委托,中國旅游經濟發展戰略。之前,國家旅游局領導對這個課題基本沒有反應,劉局長來了之后高度重視,約孫先生討論,開會。其間我也正在辦理調國家旅游局之事,兩位領導都關心。一個感受,大領導關心戰略,一開始這個課題人員以社科院為主,我向孫先生建議,多用年輕人,之后,國家旅游局的一批年輕人都參與研究,并且把研究成果直接納入工作內容。1990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社科院和國家旅游局三家主辦,召開第五次全國旅游經濟研討會,孫先生和劉毅局長都參加,而且是從頭到尾,地方14個旅游局長到會。劉局長后來評價,這個課題成果,管了中國旅游十年。

        wps_doc_4.jpeg

        · 國家旅游局劉毅局長(中)、魏小安司長(右二)與同志們廣東考察期間合影

        在劉毅局長領導下,調研方法、工作方法、領導方法等各個方面,我獲益不是一點半點,也可以說是在劉局長領導下,我才感覺真正成熟了。也是在這個過程中,干了不少事,雖然也受了不少累,但是心情舒暢,越累越來勁。

        第一次見劉局長,是在1988年6月,國家旅游局召開國旅體制改革座談會,當時國旅總社提出要收各個地方國旅的外聯權,那時我還在社科院,發表了幾篇文章,提出不同意見,所以專門請我參加。這次會議九個省市旅游局長參加,加上國旅、中旅。劉局長剛剛從商業部長任上調到國家旅游局,小個子,膠東口音,眼光一掃,就壓住臺。第一天局長們都反對國旅總社提出的方案,劉局長就說聽聽學者的觀點,我更反對,理由很簡單,這是統購統銷。第二天,一個新思路出臺,原方案繼續,但是給各個省增加一個有外聯權的旅行社,統稱“海外”,當時全國只有17家一類社,這一下要增加30家,地方局長們馬上大唱英明。我倒是有點看不懂了,這不是改革。但是改革恰恰是以這樣的方式推進,以增量拉動存量。到1989年2月,全國旅游工作會議召開,組建了國旅、中旅、青旅三個旅游集團,晚上開小會,則聽劉局長說,國旅太笨了,太笨了,一家之利,影響一個行業,也把劉局長誑進去了。

        大概是那次的不同意見給劉局長留下了印象,加之那時也比較勤奮,跟著孫尚清先生做課題,信息量大,新感受多,幾個月內發表了十幾篇文章,局領導找我,希望我到國家旅游局工作。一句話打動了我,在社科院也是寫字,到局里來還是寫字,換個地方寫字不好嗎?我只提了一條,什么時候我想走,局里要放我走。很可能我適應不了你們,也可能你們適應不了我,與其到時候不愉快,不如事先說好。領導詫異,沒見過你這么調工作的,沒談來先談走。就這樣,到國家旅游局政策研究室工作,熟悉了兩個月,機構調整,組建政策法規司,我成為第一任政研處副處長,光桿司令。第一個任務就是起草全國旅游工作會議主報告,壓力很大,新任司長的壓力比我還大。我只知道一條,這是一關,從研究論文方式轉為機關文字,在方格稿紙上一個字一個字的磨,一稿一萬五千字,已經磨了四稿,還沒有出司。我實在受不了,提出和劉局長溝通一次。劉局長說,我知道書生轉型不容易,關鍵是你們要知道我想說什么。調結構,調觀點,調文字。大思路清楚了,又磨了三稿,劉局長開始動筆改。改出來之后我看不懂了,有的話沒有主語,不知道誰說;有的話沒有賓語,不知道說給誰。跑去找老筆桿子,才知道這就是機關文字,因為有特定的話語環境。后來去問劉局長,就是一句話,機關文字要有官氣。什么叫官氣,我似懂非懂,總算過了這一關。

        會議結束,跟著劉局長去新馬泰菲考察,跟著李鐵非、楊柳蔭、王丁虹一起,我那時沒有多少經驗,更不懂官場,柳蔭一路照顧,我只知道本子不離手,隨時記。后來,寫了一個考察報告,得心應手,劉局長很滿意,又過一關。

        勤于奔波深入調研

        1989年下半年旅游形勢急轉直下,...... 大家都很急。我也很勤快,領導布置的問題,做研究寫材料,領導不布置的也寫。一年之內,寫了60多篇文章,30多萬字。到1990年,形勢仍然嚴峻。劉局長召集九省市旅游局長,帶著局里一批人開會,實際上主要是調查研究,從武漢上船,走三峽,到重慶,又到貴州、云南、四川、甘肅、陜西、山西,42天跑了7個省。每天白天考察,晚上開會,第二天一早又出發。我每天晚上要整理情況和會議記錄,睡覺更少。局長們跟了兩站就跟不下來了,局里人最后只有三個人跟了全程。劉局長那年正好60歲,他在車上還不睡覺。一次從九寨溝到天水,550公里的陳倉古道,走了19個小時,到達時我都覺得下不來車了。最后一站是五臺山,早上爬北臺頂,7月份,每人一件軍大衣,下來時劉局長提出不走原路,走下山,一路扛著軍大衣,跌跌撞撞,從早上9點上山,直到晚6點下山。路上我坐著休息,看見劉局長居然拿著一根棍子在追鳥。五臺山的區長陪著我們,躺在地上喘氣,說在五臺山工作16年,從來沒受過這樣的累。第二天一早,我們又去爬黛螺頂,導游在山下指路,你們上去吧,我實在走不動了。

        一次調研,深入了解,研究了一系列問題,回來也出臺了一些政策。我是靠年輕,而且上車就睡覺,從昆明到大理,開車8個小時,帶飯盒路上吃,我就睡8個小時。而劉局長炯炯有神,有時想說個話,一扭頭才發現大家都在東倒西歪。沒有過人的精力當不了領導,我問劉局長,累不累。劉局長說,怎么可能不累,但是不調研就會被人蒙,決策就會出問題。后來劉局長說,多年以來,我有個工作習慣,有點時間,我就喜歡研究點問題,情況不清楚,就下去跑,最后琢磨幾個好文件,就能起點作用。一次他和我討論起旅游運營要素,說了多年“吃、住、行、游、購”,似乎也沒有人再想。后來開局長辦公會,劉局長特意說,今天臨時增加一個議題,說小很小,就是個說法;說大很大,說明我們對旅游的認識深度,他提出要增加一個“娛”字,另外在順序方面,應當按照旅游消費的過程,定為“行、游、住、食、娛、購”。按說這是學者的職責,我頓感慚愧。

        說實話做實事
        劉毅先生一生的主要時間和精力都在商業系統,最后是因為和中央領導的工作意見不盡一致,三次請辭,最后安排到國家旅游局。那時的有些事情有所耳聞,后來是在2019年,我們幾人去他家里,有時間聽到老爺子系統說了一遍。在復雜的官場體系里,又是處在改革的過程中,能夠說實話,做實事,大不易,尤其是涉及到自身命運和切身利益之時,他就是一句話,實事求是。因為糧食問題得罪了中央領導,然而在政局變化之后他并沒有落井下石,這是政治品質,也是人品。

        1990年,正是旅游最困難的時期,一天劉局長把我找去,說旅游工作手段太少,資金太少,能不能搞一個國務院文件?在我的心目中,搞個國務院文件是天大的事,怎么就這么一想一說?他說,我有個習慣,越是困難,越需要大文件,可以從旅游行業管理入手,你先起草一下,想怎么寫就怎么寫。剛剛跟著劉局長密集調研,又看了一堆資料,起草第一稿,寫了120條。厚厚的一摞,拿給劉局長。他只是看了一眼篇幅:花了不少力氣,去調研。之后局里組織了一個小組,每個司出一個人參加,辦公室主任當組長,管理司副司長當副組長,劉局長專門和我說,你要當仁不讓。幾經討論,第二稿形成36條,劉局長還是一句話,去調研。實際上,調研的過程也是發動各地的過程。第三稿形成24條,劉局長仍然不看,還是要求深入調研,但是每次調研的情況,尤其是地方意見,他都要仔細聽取。到第四稿,形成12條,劉局長終于看了。之后報國務院秘書局,征求意見。開會之前,他特意和我說,老同志情況不熟,思路不清,你參加會,不能客氣。12個部門到會,意見激烈,我很有點舌戰群儒的感覺?;貋韰R報,劉局長要求,哪個部門、什么人,原話怎么說的,詳細匯報一遍。第二天上午,到他辦公室,他拿了一疊白紙,用鉛筆,豎著寫,包括國務院的導語,從從容容寫成9條。時不時和我討論幾句,最后說,打出來,上報。我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劉局長,你完全心中有數,干嘛這么折騰我們?他說:文件就是這么形成的,干部也是這么鍛煉的。最后國務院秘書局的局長評價,這一稿,實在是有水平。這就是國發1991年9號文件,關于加強旅游行業管理若干問題的通知。

        wps_doc_5.jpeg

        半年時間,出臺一個大文件,密集調研,才能實事求是。這是老爺子幾十年的工作習慣。我也喜歡調研,尤其是跟著劉局長走,我一般不客氣,總是走在他旁邊。這樣,知道他接受的信息,也能知道他的臨時感受。他說的話,總是努力用到他的講話里,尤其是老爺子不喜歡說官話。有一次,也是五一,搞旅游行業表彰,管理司旅行社二處負責此事,起草了一個全國旅游勞模的倡議書,第一條就是認真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劉局長第一句話,把這條刪掉,勞動模范天天認真學習,怎么能夠成為勞動模范?處長就說,這是套話,大家都是如此。劉局長說,我最煩的就是套話,別人不敢說刪掉,我可以說。

        寬容氣度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和劉局長干過幾次仗。一次是1990年,形勢不好,尤其是一批負債建設的旅游飯店,不要說還本,付息都難。國家旅游局向國務院反映,希望給政策。報告是我起草的,但是我心里并不贊同,于是又寫了一篇文章,上了人民日報的內參。國務院開會,最后也沒有形成什么結果。散了會,主管領導就問劉局長,昨天看到人民日報內參,你們國家旅游局怎么有兩個聲音?好在會議上沒有提出來?;貋碇髣⒕珠L找我,大發雷霆,有什么意見不能通過組織渠道反映,非要上內參?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這么不懂事?我啞口無言。過了幾天,和劉局長一起出差,劉局長問:小安,現在一年拿多少稿費???我答:四五千塊。劉局長感慨:不少嘛。我說:在社科院,一年可以拿萬把塊。劉局長說:以后你寫文件、寫報告,我給你開稿費。我說:我明白您的意思,但這不是錢的事情。劉局長說:第一,最好不要寫文章,你現在局里工作,也有行業影響,是你的觀點還是國家旅游局的意思?第二,實在想寫文章,用筆名。我說:官員一張紙來,一張紙走;千張紙任命不了一個專家,也免不掉一個專家,我不想當一個純粹的官僚,做不到。劉局長說:那最后說一條,不許和局黨組既定的方針政策唱反調。我說:這我接受,我是您的部下,怎么能唱反調?這一頁就過去了,但是我知道,有不同意見可以找領導談。

        1993年,我去管理司當司長,一次開局長辦公會,研究事情,什么內容我已經忘記了,但是在會上我和劉局長一句一句頂起來了,最后劉局長一拍桌子,不開了,散會。我留了下來,劉局長板著臉問:你怎么不走?我說:劉局長,論工作,您是領導;論年齡,您是長輩:我不該這么做。劉局長笑起來了,呵呵,小安也知道認錯了?跟著說:我有一個道理,誰都不愿意得罪領導,敢跟領導干仗的一定對工作負責任。一句話說得我目瞪口呆。他又說:你也得給我留點面子嘛,有什么意見底下溝通好,再上會,何至于如此被動?聽了這樣的話,眼淚都下來了,這樣的領導,我一輩子死心塌地。因為我平時不喜歡找領導,有什么事情至多找一下主管領導,他們怎么溝通,不是我的事情。從那以后,還是有一點學乖了,有不同意見,說一句這個事恐怕需要研究,領導也就明白了,我有不同意見,下來再說。

        1994年,我們提出在旅行社行業實行營業保證金制度,我去找領導談,大家都說是好事,但是難度太大。我們堅持,最后開局長辦公會研究。開會之前,劉局長還說,這個事我看辦不成。我在會上滔滔不絕說了一個小時,最后說了一句活話,辦不成又沒有損失,為什么不干呢?劉局長拍板,要干就下決心,不能說干不成沒有損失,最大的損失是領導機關的威信。散了會,我和副司長、處長說了一句話,這個事干不成,咱們集體辭職,這不是領導交辦的事,可以找理由。前后折騰了一年多,其間的故事可以寫一本書。最后都通了,給國務院的報告已經送到文印室,覺得大輕松,突然悟到一個問題,就是題目,旅行社營業保證金這個題目是從日本搬過來的,在中國應當叫質量保證金。我馬上到文印室,要求他們修改,跟著去找劉局長,說了理由,劉局長說我也正在考慮,應當改,出發點從管理轉向質量,立場不同,更加主動。 1995年11月,劉局長退休,和大家見面,說:我當了50年干部,今天實現了不干。過去有什么好事,留個念想;有什么得罪,不要往心里去。最后站在門口,和大家依次握手告別。

        之后,我到劉局長家里去。劉局長說:八年了,你從來沒來過嘛。我說:原來您是領導,有事情辦公室就可以談,現在我來表示感激之情,這是壓在心里很多年想說的話。但是他不聽,只好和劉局長談身體,談樂趣,談文字,談方法,就是不談工作。

        后來劉局長送我一本書《平民部長的星點人生》,是寫他的一本書,看完才知道,劉局長在解放戰爭時期,就是調研起家,不清楚的事情,親力親為,所以格外看重調研,視之為工作的基本功,對此我深有所感。到現在29年了,年年和劉局長見幾次面,一開始還可以在外地見,后來老爺子身體欠佳,只能在北京聚一聚。有時和商業部的人一起,有時是旅游局的人一起,每次都很親切。有一次我提議,咱們每個人說一個當年和劉局長干仗的事情,才發現我們這批人個個都有故事,當年都頂撞得很厲害。但是劉局長都容了,都幫了,都用了,才有我們的成長。也是說得老爺子哈哈大笑,這些事我一個都記不得。但是這份感激之情我們永遠記在心里。

        幽默風趣
        第一次參加局里的大會,劉局長講話,膠東口音,許多人聽的似懂非懂。但是最后一句話,現在的時髦,好像要說個謝謝,我也謝謝大家。大家哄堂大笑,覺得這個領導好玩。之后接觸多了,更覺得可親可敬。1990年,中國旅游代表團訪問美國,當時還是西方對中國的全面封鎖時期,杜絕一切官方往來。那次是委托世界第二大的公關公司美國福來公司安排一切事務,提出的要求一是和美國商務部領導會見,二是和美國十大旅行商談生意,三是在紐約和舊金山組織兩次大活動。都是難題,我隨同出訪,臨行前按照日程,起草了16個講話稿,長的千把字,短的幾百字。福來公司的招數是美國商務部長寫了一封信,欣聞中國國家旅游局局長訪美,可以順便見面。這樣在商務部見面,見面時很正式,兩國國旗掛好,交流一番,打破了西方的封鎖。福來公司副總裁全程跟蹤,他提出,你們的領導幽默感很強,這也是美國人喜歡的風格,能不能不念稿子,隨口發言。之后就按照美國人的建議,一路隨時發言。在當時的環境之下,也是創舉。楊柳蔭同聲翻譯,能把幽默之處都表達出來,效果極好。這是一次破冰之旅,辛苦備至,我能抓10分鐘的空閑打盹,劉局長則始終精神飽滿。即使這樣,也仍然有人告狀,最后寫了一個考察報告,才無人多事。

        1992年,劉局長讓我一起,陪同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同志出差,到貴州和云南考察旅游工作。走之前,特意叮囑,多聽,多記,少說。還說,我的心得,吃的好,住的差,跟著走,少說話,一路看,不擔怕。什么都有一套磕,這就是老頭的可愛之處。在昆明,住在震莊迎賓館,劉局長找我,你去和首長建議一下,也要考察旅游飯店。我就找首長建議,考察飯店,相當于考察農業下田,考察工業下車間。首長贊成,我來安排??赐曷犕?,又吃了一餐飯,還有民族歌舞。首長出來,感慨,還是旅游飯店好啊。 幽默是聰明人的天性,有幽默感的人也都聰明。但是在官場中,這是罕見的情況。放的下,撒的開,不當事,才能如此。日常接觸多了,也不把他當領導,有時就當長輩。車上說點笑話,常常是老爺子主動問,主動說。

        生活情趣
        劉局長自謙為小知識分子,也是,論學歷只是初中生,15歲參加革命,之后就教初中生。但是。論學問,則是大知識分子,可以和大專家論道。喜歡寫字,時不時筆走龍蛇。我不懂字,更是寫一筆爛字,劉局長剛開始還說你要練練字,后來就演變成你的字要讓我能看,不能猜。喜歡交友,一般來說,高級干部沒有私交,似乎犯忌諱。劉局長不管這套,一堆朋友,而且相交頗深,他也清楚,有一次說,高級干部也是人嘛。一次出差,晚飯后居然唱起了卡拉OK,大家開始愕然,繼而歡呼。喜歡打球,不頻繁,半工作半交友。喜歡小吃小喝,從未見他喝多,總是笑嘻嘻,舉杯一敬,有君子風。對我們,則是長者風。這是一個活潑的人,一個活生生的人,熱愛生活。離開崗位之后,仍然喜歡到各處走走,我那時還在職,聽說了總要去看,有機會一起吃飯,也要先到,在門口候著。地方的人不懂,還要問為什么要在門口候著?這是老領導,長輩,恩師,引路人。
        之后老爺子不怎么出京了,但還是想動。就時時在北京聚,一次毅勇從香港回,老爺子高興,感慨,人該干什么就得干什么。毅勇做生意,才當大用。柳蔭在官場,穩穩當當。小安喜歡搞研究,成大家。大家欣然。再后來,就是每年生日,到老爺子家里祝壽,然后吃一頓好飯菜,老爺子總是帶上好酒。

        2015年,劉局長85歲生日,想幾句好玩的話:

        wps_doc_6.jpeg

        · 2015年魏小安司長探望劉毅局長合影

        小老頭,八十五,弟子聚,北京府,笑呵呵,仍虎虎。經坎坷,出在魯,成風云,大局補,為民生,錚錚骨。干旅游,新旗舞,勤墾荒,打基礎,育后人,嚴督促。從容離,淡世出,身尚健,神愈初。談社會,只求酷,話發展,出茅廬。天高地遠仍望行,壯美人生一部書。

        2016年,老爺子查出癌癥,老爺子自有一套應對之策。我們去看他,只能在樓下吃個飯,后來吃飯也參加不了,只是見面說說話??吹剿冀K樂觀,照樣談天說地。病中,老爺子始終想動一動,想去雁棲湖看看,又是疫情期間,就約了幾個人陪著去懷柔。2020年10月8日起大早,先去和劉局長匯合,趕黃金周的尾巴,到雁棲湖國際會都,總占地21平方公里,雁棲島65公頃,漢唐雄風,大國氣象,很符合現在的心態。會場周邊,從容參觀,感受環境,知道中國。雁棲塔上四望,周邊水系四環,十二院落散布,中國德備四方。雁棲湖,雁棲塔,年年大雁飛來?,F在看不到雁南飛,只看到水清樹綠。一個好環境,建設國際會都,是未來感覺。陪著劉局長,柳蔭、宗蘇、一力、任芷、丁虹,老朋友聚會 ,老歲月回顧,老酒常新。一瓶老茅臺,幾瓶紅酒。大家都有戀戀不舍之感。

        這兩年,老爺子的耳朵失聰,他自己說,啥都聽不見,感覺自己像個傻子。每次去,都是他自己洋洋灑灑的說一番話,剩下的就是猜,或者通過手機打字看。只能在樓下,或者到日壇公園走兩步,明顯老了。

        2023年7月底,相濡以沫的老伴去世,老爺子一下垮了,生無可戀,感覺活著的意思都不大了。但是把一切都安排的清清楚楚。多年以來,見老爺子,溫暖;離開,感念。所以就像對待自己家里的老人一樣,時時惦念,試圖幫助一下,都被制止。他是不愿給大家添麻煩,殊不知,大家希望能幫一把,才有機會盡心。

        2024年4月11日,老爺子高燒住院,22日報病危。我寫了一份“劉毅同志旅游工作簡介”,給蔣正鳴參考,也算是給老爺子最后出一份力。

        4月28日,一起去北京醫院,看望劉局長。報病危7天了,現在可以探視,也有可能過了這一關。管理甚嚴,到病房,老爺子仍然昏睡,還好沒有脫相。安寧療護,鎮定藥止疼藥??粗先?,想起當年。神龜雖壽,猶有竟時??催^心安,想起老爺子一生一世。

        4月29日,聽到消息,劉局長12點20分走了,雖然有充分思想準備,還是感覺難受。想寫一篇祭文,又無從下筆。找一些記錄,滿腦子都是當年的事情。

        晚上蔣正鳴來電話,哭得說不出話,是老爺子給他一封信,有一個名單,委托他依次打電話,三句話,一想念,二感謝,三祝福。老人想的如此周全,讓人心痛。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歷史,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這是時代的促進,也有時代的局限。劉毅先生這一代人,是承前啟后的一代,在戰爭時代進入,在建設年代成長,在改革開放時期發力。比起老紅軍老八路這一代,他們的思想更加解放一些,也更像技術型的一代。政治家的決斷,嚴酷的黨內斗爭,他們也是擦一個邊,涉及但不追求。劉局長的幾位好友,我基本都接觸了,也是個性鮮明,豪氣干云,甚至放蕩不羈,頗為獨特。畢竟是共產黨培養成長的干部,干工作都有一套,政績突出,完成了他們的使命。但是爭議偏大,不投機不鉆營,所以不得煙抽,但是都能平安著陸。一次在廣州,劉局長約任仲夷老先生吃飯,任老笑談,吃喝問題已經下了96個文件,始終制止不了,蓋因吃喝與經濟發展連在一起,又和中國傳統文化連在一起。七個階段,一想吃想喝,二大吃大喝,三挑吃挑喝,四怕吃怕喝,五跑吃跑喝,一個市長,一晚上有五個局,經濟就發達了。六恨吃恨喝,下臺了,看著別人吃喝。七不吃不喝,走了,告別了。大家盛贊。還有一次,在深圳,劉局長約梁湘吃飯,我在另一桌,不知談什么,只看到滿堂歡笑。古人云,不視其人視其友。多虧黨內還留存了一批這樣的人物,思想解放,工作開放,在那個特殊的時代,有特殊的行為,開創了一段歷史。

        命運如弦,生命如歌,歷史如河,人選擇命運,也被命運選擇。劉毅先生從山東財貿辦公室主任的位置上調商業部任副部長,不過才47歲,那是文革之后老干部剛剛恢復工作的時期。1982年,商業部、糧食部、供銷總社合并,副部級以上的老干部39人,按原來的干部級別,最高的是6級7級,劉毅先生只是15級,52歲主政,局面何其艱難。我們沒有見證這段歷史,乃至之后發生的事情。只知道,這是劉毅先生的官場變化,考驗政治品德,實際上是考驗人品。我只知道,在茫茫官海中,劉毅先生能夠出類拔萃,絕非偶然。一定是德無虧,才出眾,行果決。

        1988年,劉毅先生到國家旅游局,嚴格說,是貶職使用,高職低配。我那時對官場還是懵懵懂懂,老爺子則是經歷了宦海沉浮,世態炎涼。但是回想起來,這也許是最適合他的崗位。一是事情都是開創性的,上來就認準旅游是產業,主管的副總理都是管外交的,好處是不出大題目,但是也不解決大問題,所以只能靠自己趟出一條路。二是工作都是拓展性的。上來就拓展了一個工作模式,每年中期開一次部分旅游局長座談會,是一個拉練會,邊看邊聊,邊走邊開,大家議實情,說實話。每年年初的一個會是工作會,有充分的基礎,工作會就扎實。最好玩的一次是1992年,拉練會開到吉林,從雙目峰口岸過境到朝鮮,登東坡看天池。和三池淵郡的委員長在森林中,草地上,喝了一頓酒,談談天池的兩國合作,把委員長喝的東倒西歪。從官場來說,這是違規的,但是老爺子不管這套,大家也樂得一游。但是,沒有這種開拓精神,旅游局的工作基礎就打不下來,我們這些人再想干事,也無從發力。

        我始終的看法,做官就要做把事,如果不做事,這個官可以不做。所以,2003年,51歲的時候,我提前退休。和劉局長說起,老爺子的第一個反應是,你還可以做把事,怎么就不干了?可見他始終是把做事放在第一位。

        這幾天,一直沉浸在對老爺子的思念之中,斷斷續續,寫成此文,音容笑貌,如在眼前。老爺子始終是個利落人,何時見人,都是服裝整齊,頭發一絲不茍。到家里去,還會準備熱毛巾,前后張羅。很不愿意欠人的情分,而別人對他的每一點好都記著。老爺子離開旅游局局長的位置,已經29年,沒有任何利害關系,大家都是情分,感受人格的魅力。也會交流一些看法,感受思想的深度。其中一次談到,我們的任務,是旅游轉型到產業,所以工作的重心也是產業化發展。然而到當代,旅游則是文明,是一種生活方式,所以需要又一次轉型。在商言商,在旅干旅,都是老百姓的生活。商是生活的保障,旅是生活的提升。

        先生之風,山高水長。我們這些人,也已經完成歷史使命,進入從容階段,好好生活,旅游是我們的工作,也是我們的生活。

        wps_doc_7.jpeg

        · 劉毅局長2023年生活照片

        擬挽聯一副:

        柴米油鹽醬醋茶,為國為民辛勞一世;

        琴棋書畫詩酒花,悠哉游哉瀟灑半生。

        西天路遠,劉毅先生,一路好走,一路走好。

        魏小安

        寫于2024年5月4日

        2

        評論(0)

        郵件訂閱 吐槽
        返回頂部
        最新一期黄色视频网址,日韩做受视频在线观看,中国一级A片按摩系列,91不卡无码在线视频